美女头像

記者臥底醫托:400余人假冒美女醫生護士誘診欺客

字号+ 作者:蜘蛛侠 来源:网络整理 2018-05-15 09:46 我要评论( )

記者臥底醫托:400余人假冒美女醫生護士誘診欺客

記者臥底醫托:400余人假冒美女醫生護士誘診欺客

  400余人假冒美女醫生護士誘診欺客

  記者臥底長沙特大“網絡醫托”集團到診可提成50元—500元/人工商部門介入關停6個辦公場地

記者臥底醫托:400余人假冒美女醫生護士誘診欺客

  ▲華美歐大廈男博醫療辦公室,近百名“新媒體咨詢專員”工作場景。

記者臥底醫托:400余人假冒美女醫生護士誘診欺客

  ▲多名受害者向記者投訴稱,他們被長沙東方男科醫院的“護士”騙到醫院做治療。

  “一旦踏進醫院的大門,沒病也會診斷出各種病來。”近日,三湘都市報記者接到湖南男博醫療集團(以下簡稱男博醫療)離職員工投訴稱,該公司打著“新媒體咨詢”的幌子,實際上卻通過“網絡醫托”的方式來欺騙男性,為十余家男科醫院輸送病患。

  記者應聘進入男博醫療調查發現離奇一幕:有這樣一個400余人的“新媒體咨詢”團隊,他們絕大多數都是男性,卻在網絡上假扮成美女醫生或清純護士,通過微信跟人“聊騷”,為長沙東方男科醫院等十余家男科醫院輸送病患人員。

  讀者爆料

  想約會?先到醫院做性功能檢查

  “我之前送過外賣、干過雜工,但沒干過跟醫療相關的工作,招聘主管說沒有經驗完全沒問題。”男博醫療前員工安華(化名)舉報稱,這家公司所謂的“新媒體咨詢”人員中,幾乎沒人學過醫,甚至還有多名未成年人。安華告訴記者,自己在這裡上班不足半月,就感覺干不下去了。

  “把沒病的人騙到醫院去治病,我良心上過意不去,每天扮女的和男的聊騷,覺得惡心。”安華說,男博醫療有“新媒體專員”共計400余人,他們通過各種技術手段,將微信定位到合作男科醫院所在的城市,再添加“附近的人”來進行誘騙,將患者輸送到指定醫院。

  據安華介紹,目前男博醫療所服務的醫院有十余家,地點包括長沙、永州、衡陽、昆明等多個城市。

  為了証實他的說法,記者應聘進入男博醫療,當上了一名“新媒體咨詢專員”。

  “你不是說愛我嗎?都這麼多天了還不來醫院看我?”“來我們醫院做個性功能檢查,也是對我們的以后負責。”在長沙市芙蓉路上的順天國際財富大廈5樓辦公室,各種恩愛的聊天通話在上演。

  近500平方米的辦公室裡,同時回響著噼裡啪啦的鍵盤敲擊聲,大約80名員工在電腦前忙碌著。

  “帥哥約嗎?”“在那方面怎麼樣?”上班第一天,記者所在的小組組長凱哥發來了10份聊天記錄,其中不乏極其露骨的對話。凱哥稱,這些都是以前的成功案例,“學學他們怎麼聊天,怎麼將魚釣上鉤的。”從這些聊天記錄中可以看出,在遇到患者提出約會,“新媒體專員”就會直接詢問對方有沒有男科病?性功能如何?隨之將話題轉向怎樣治療。而更直接的聊天記錄顯示:想要約會可以,先做個性功能檢查。

  奇葩見聞

  患者進院看感冒,被割了包皮

  記者所在的小組為新成立的第五小組,專門為雲南昆明軍都三三九醫院“輸送”“開發”病人。第五小組中,目前還隻有6名組員,其中5人為男性。

  有的組員同時操控5部手機,數十個微信號,定位在全國任意城市。在這裡不分男女,組員們被統一包裝成年輕漂亮的女醫生或女護士,頭像均設置為“網紅臉”。在公司配給記者的電腦桌面上,記者找到了一套“網紅”頭像圖片,一套身穿護士服的美女圖像。

  上班第一天,凱哥教給記者的就是:怎樣與網友聊天,從而建立深厚感情。“隻要他對你產生信任了,基本上十拿九穩。”凱哥透露,在與對方聊天過程中,可以探出對方的意圖。如果是純粹聊騷的,可以盡快讓他來醫院做檢查﹔如果是談感情的,則可以放長線釣大魚。

  如果對方說自己沒病怎麼辦?面對記者疑惑,作為第五小組“元老”的胡恆(化名)毫不遮掩地說:隻要他進了醫院,沒病也會讓他有病。“你隻負責把他們弄到醫院去,剩下的就交給醫生。”胡恆說,自己之前聊過一個感冒患者,“我就讓他來醫院看看感冒,結果照樣被醫生忽悠割了包皮。”

  根據凱哥的經驗,聊天前兩天盡量先不要提治療,首先建立一種相互信任的情感。“如果是那種傻乎乎想談愛的,你就付出‘真心’跟他聊。”胡恆以自己為例,他說一次竟然被一名患者拉進了家人微信群。他把戲演足,每天以其女友的身份在群裡討好各位長輩,結果還收到了幾個大紅包。

  “都到結婚的地步了,來醫院做個男性疾病檢查就順理成章了。”胡恆說,如果患者花錢花到一定程度,失去“開發”潛力了,基本上可以冷淡處理,“要是對方還吵著要見面、要結婚,把他拉黑就是了。”

  利益捆綁

  按單提成,挖空心思讓患者掏錢

  “你的王子良到了!”5月5日下午,電腦后台系統顯示一名叫王子良的患者已前往昆明軍都三三九醫院就診,此刻劉清(化名)激動不已。作為第五小組唯一的女孩子,劉清和記者同一時間應聘進入男博醫療上班,這也是她入行以來的第一筆“訂單”。

  王子良在醫院做檢查的近二十分鐘裡,電腦這頭的劉清有點坐不住了。她急切地和一旁的老員工商量,希望能說服王子良進行下一步治療。在男博醫療內部,這一步叫“開發”。

  按男博醫療的規定,如果患者進醫院只是單純做個檢查,就隻能算一個“挂號單”(又稱“檢查單”),“新媒體專員”從中可提成50元。如果“新媒體專員”發揮個人魅力,說服患者繼續留院治療,則隻要患者在院消費金額超過400元,“新媒體專員”就可提成500元。

  “消費才400元,提成500元,那醫院不是虧的?”胡恆初次介紹提成規則時,記者一臉錯愕。

  “這你就不懂了。”他一臉不屑地表示:“400元只是區分挂號單和治療單的分水嶺,隻要患者檢查完留院治療,不花個幾千塊醫院不會讓他走。”

  胡恆向記者透露,昆明屬於二線城市,按他的經驗,一般一名患者往往可以“開發”到四五千甚至上萬元,上不封頂。

  他的說法在記者從男博醫療獲得的4月份報表中得到了証實:今年4月,在湖南永州市,男博醫療的“新媒體專員”促成一名患者在永州東方男科醫院消費總計98000元。這成為男博醫療4月份“開發”力度最大的一單。

  這意味著,為了獲得更多的獎勵,男博醫療的“新媒體專員”們就得挖空心思,讓患者在醫院花更多的錢。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