帅哥图片

搜狐,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字号+ 作者:蜘蛛侠 来源:网络整理 2018-09-25 21:46 我要评论( )

搜狐,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搜狐,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世事难两全。事业和生活总是相互拉扯,你进我退,想要找到那个平衡点,很难。

  

搜狐,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文 | 本刊记者 王 颖

  看到搜狐,总让人想起那首歌,《时间都去哪儿了》。

  搜狐2018年第二季度财报甫一发布,股价就暴跌13.31%,其主要业务媒体与视频的估值甚至跌到负的8.3亿美元。

  有人说搜狐老了,其实这样的说法很多年前就有了。2008年,是张朝阳最春风得意的时候——成为北京奥运会互联网内容服务商;手上还有经典网游《天龙八部》和市场份额接近50%的搜狗输入法;股价一度攀升到91.50美元。 但后来,张朝阳做起了“影子CEO”,将管理交给公司高管。同一时间段,张朝阳看重的领域,被跟搜狐同期的互联网公司占据,社交网络有新浪微博,在线游戏有盛大和网易,搜索引擎有百度……

  等到2013年张朝阳重新复出时,从搜狐走出去的古永锵和龚宇,已经成为他在视频领域不容小觑的对手。

  搜狐不是老了,它只是一不小心活成了互联网的活化石。化石一旦形成,就不会再变大,只会受风化剥蚀而变小。

  这5年来,张朝阳不是没有动作,但他好像一直都在互联网的风暴边缘试探,却从未真正走进风暴。

  谁能站着把钱挣了

  视频,是搜狐最大的主业。张朝阳回归之后,就一直担任搜狐视频的CEO,可见其重视程度。他在接受采访时甚至说:“如果搜狐视频失败,整个搜狐集团都会很危险”。

  2018年,在《偶像练习生》《创造101》等网络综艺节目如大风过境,收割流量之下,搜狐视频推出自制选秀节目“狐友国民校草大赛”。

  这档选秀节目完全符合张朝阳的审美。张朝阳不喜欢“韩范儿”花美男,要重塑“中国式帅哥”的标准,所以节目对颜值的要求就是“周正”。而且,节目的整个“画风”跟其他综艺节目截然相反,既不炒话题,也不互撕、飚眼泪。

  但这股“清流”却没有得到观众的青睐。既没捧红什么鲜肉,也没pick出什么男神。而且,区区58万的播放量,跟《创造101》的50亿播放量相比,差着2个半《中国好声音》。

  张朝阳的初衷有它的价值。他说,“别人做一档节目,是为了给人看的。我们不是,我们是真的在选人。我们也不是只选偶像,我们还要选演员”。但在具体玩法上,搜狐没有get到市场的“嗨点”。当选秀已经进化到“偶像养成”模式时,搜狐还停留在十几年前的“超女模式”。

  张朝阳这样做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烧不起钱了。现在,头部玩家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为了占有更大的市场份额,铆足了劲砸钱。2017年,腾讯的《明日之子》,优酷的《这就是街舞》等爆款网综,投入已经普遍超过1.5亿元。而今年,爆红的《创造101》制作费更是超过6亿元。

  市场已经热得烫手。去年,张朝阳参加在乌镇举行的世界互联网大会时就说:“视频的这个模式是个无底洞……如果靠我们自己赚的钱来玩,这个无底洞是玩不起的。”今年,他又宣布,搜狐不再购买头部剧和参与版权争夺。

  掀起版权战的,曾经是张朝阳自己。为保护自己重金买下的美剧版权,张朝阳分别在2009年和2013年发起针对盗播的诉讼,索赔高达5 000万元至1亿元。这之后,版权争夺愈演愈烈。今年,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分别宣布将拿出100亿元、250亿元、300亿元的预算购买版权。

  “游戏”玩到这个级别,张朝阳还玩得起吗?“爱优腾”背后有BAT——互联网行业讲究生态布局,巨头和小巨头常常有盘根错节的关系。但搜狐似乎没有这样的体系,除了先后拆分上市的畅游、搜狗,它看上去没有任何依仗。

  张朝阳想回到“小而美”的玩法—发现一个好故事,选几个演技在线的演员,弄出一部网络热播剧。搜狐视频确实也有叫座的好剧,比如《无心法师》《法医秦明》……但如果没有持续的热剧接档,很难留住用户的关注。而持续的热度,需要持续的投入。

  《法医秦明》第1季“火”了之后,几个主角身价大涨。在拍摄第2季时,搜狐不得不换掉主角,导致这一季口碑和播放量双双滑落。

  2013年,张朝阳重新出山的时候曾高调宣布,“我们一定要把搜狐视频做成功……在数据上全面超越竞争对手”。但现在,跟“爱优腾”超过4亿的月活用户相比,搜狐3000多万的数据表明,它已经妥妥地落入第二梯队。

  傲慢与偏见

  从张朝阳的性格,来分析搜狐的错过和失去,过于自信或许是一个重要因素。

  在接受杨澜采访时,张朝阳很坦诚地说:“表面上我很谦和,但实际上我非常傲慢。”他还用“有钱有名的第一人”形容过自己。

  张朝阳有骄傲的资本,他受过良好的教育,从出国留学到回国创业,都顺风顺水,再加上那时候的他受到媒体的追捧,让他对自己的才智和判断都十分自信。

  张朝阳就因为太相信自己,错过了微博。2013年,他重新出山之后,这份可以命名为“张朝阳的101次擦肩而过”的名单,还在不断加长。

  2013年,乐视推出互联网电视之后,爱奇艺、暴风影音等网络视频平台也开始布局终端硬件。但张朝阳却觉得做内容的跑去做硬件,产生不了什么竞争力,搜狐只需跟硬件厂商合作,给它们提供丰富的内容。

  到2015年底,“乐视超级电视”、小米电视的出现,不但带来新的风口,还激发了传统电视生产厂商的转型。这时,搜狐才推出电视盒子和类似互联网电视的“狐乐智能显示器”,但基本上没有在用户心中激起什么火花。目前,市面上已经看不到这些产品了。

  在错过硬件的风口之后,搜狐又错过了直播。

  2014年10月,搜狐视频收购了视频分享网站56网,但是这项交易并未包括56网最赚钱的直播业务“我秀”,原因是搜狐视频没有相关类型的业务。谁知一年之后,直播就成为互联网的新风口。等到2016年搜狐的移动直播平台“千帆直播”上线,映客、花椒、斗鱼等直播平台已经占领头部。即便张朝阳亲自上阵,坚持每天用英文直播,也没能改变格局。

  一个人如果过于依赖自己的经验,就会对变化产生“钝感”。渡边淳一曾在《钝感力》这本书里告诫人们,不要对环境的变化太过敏感,拥有迟钝的能力非常必要。但对于企业来说,这当中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在专注于企业正在做的事情之前,要先确定这些事是不是正确。因为做正确的事,比正确地做事更重要。

  去年年底,张朝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信息流。他说,“信息流是内容分发的重要方式”,可以通过技术了解用户喜好,然后向他们推送资讯。他可能忘记了,2013年,他拒绝投资今日头条,就是因为觉得搬运新闻,没有多大前途。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