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体艺术

东莞纸扎高人张树祺:将“千角灯”照向世界艺术舞台

字号+ 作者:蜘蛛侠 来源:网络整理 2018-08-09 02:50 我要评论( )

东莞纸扎高人张树祺:将“千角灯”照向世界艺术舞台

东莞纸扎高人张树祺:将“千角灯”照向世界艺术舞台

东莞纸扎高人张树祺:将“千角灯”照向世界艺术舞台

  纸扎高人张树祺。(记者 陈栋 摄)

  在东莞市民艺术中心非遗展厅,现存世最大千角灯正在展示,庞大的造型,精湛的技艺,缤纷的色彩,且在传统工艺中融入了现代元素,吸引了很多市民前来观赏。新千角灯制作历时一年多,于今年3月正式亮相。新灯5米高,近4米宽,比存放在东莞人民公园博物图书馆及莞城文化周末剧场的另两盏千角灯的规模要大。这个技艺如此精湛的新千角灯,是由千角灯传承人张树祺打造。

  今年70岁的张树祺,是广东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十多年来坚持探讨、研究改进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千角灯”的技艺,为该项目的传承、传播作出突出贡献。去年,张树祺作为东莞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参加联合国70+华人当代艺术成就展,将东莞“千角灯”带上了世界舞台。

  “千角灯”历史悠久

  东莞千角灯原型来自宋代八角宫灯,有一千个角,缀有一千盏灯,灯身由多个不同的立体三角形组成,集书画、剪纸、刺绣等民间手工艺于一体。因为它历史悠久,体积巨大,工艺精湛,而被称为千古一灯。2006年,东莞千角灯入选中国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张树祺说,在东莞方言中“千角灯”和“千个丁”语音相同,有“百子千孙”传宗接代的寓意。用一千盏灯组合成一盏彩灯,创意独特,是灯文化的瑰宝。

  因受种种因素的制约,使得千角灯的出品数量很少。上世纪50年代由莞城“新插华”纸扎铺以及当地工艺厂的工人师傅参与制作了千角灯,曾在东莞县物资交流会、广州市文化公园、东莞县展览馆、可园等地展出。但从那以后,千角灯沉寂了半个世纪,2004年才重回大众视野。莞城街道办事处邀请原莞城工艺厂87岁的张佛(张树祺父亲)和84岁的尹全老艺人制作千角灯,两位老艺人领着两家人,经过八个多月的艰苦制作,终于制作出一个宽达3.5米、高达4.5米的千角灯。2005年千角灯在沈阳展出,获得中国民间工艺“山花奖”金奖第一名和“中华第一灯”光荣称号。目前,该千角灯展示在莞城文化周末剧场。

  开班传承技艺

  2004年出品的千角灯,张树祺便是作者之一。张树祺说:“父亲张佛是千角灯国家级传承人,2004年受邀制作千角灯,父亲当时年纪很大了,主要在现场给予指导,我参与了制作过程,为后来制作新千角灯铺垫了基础。”千角灯的扎作无图纸,也无样本留传,只由师傅口传身授。张佛在2009年离世,千角灯的传承形势更为严峻,这项传统技艺将面临失传。“我有两个儿子,本来可以将技艺传授给他们,但他们兴趣不在这里,千角灯技艺传承问题摆在面前。”张树祺感慨道。

  张树祺住在独栋民宅,将民宅第三层开辟为制作工作室。在厅里,摆放着一个中型的观赏灯,房间里摆放着很多竹片、铁线、贴纸等材料。目前,张树祺主要是制作观赏灯。为更好地传承这一传统技艺,在政府和社会各界的大力支持下,今年5月14日,东莞千角灯传习所正式开班,传承人张树祺亲自为30名学员授课。

  张树祺说,千角灯结构复杂,技术精湛,要求有很高的制作技艺。千角灯制作是慢工出细活,与现代的快节奏形成很大差别,很多年轻人不愿意投身传承这一手艺。为了培养大家学习基本功的定性,张树祺一边说一边做着示范,他说浆糊的湿度、用力的大小,以及缠纸的手法等都会直接影响到扎作效果,需要大家用心听清楚,认真操作。

  “参与者要有固定的学习时间和兴趣,另外才是基础。希望他们能够安心,努力学习,我尽我所能,倾囊相授。”目前,张树祺已有了9位得意弟子,老人希望这些弟子们能将千角灯传统技艺传承下去,进一步发扬光大。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岭南画院介入艺术前沿发展 提升东莞价值坐标

    岭南画院介入艺术前沿发展 提升东莞价值坐标

    2018-07-13 17:43

  • 南城:在影楼免费拍艺术照 顾客惨被烫伤脸

    南城:在影楼免费拍艺术照 顾客惨被烫伤脸

    2018-04-22 11:37

  • 【莞视界】艺术照亮人生

    【莞视界】艺术照亮人生

    2018-04-20 22:04